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失足穿越:相公皆妖娆

更新时间:2022-01-24 21:31:16

失足穿越:相公皆妖娆 连载中

失足穿越:相公皆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墨雨晚晴w 分类:言情 主角:鲁库宝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失足穿越:相公皆妖娆》的小说,是作者墨雨晚晴w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当都市diǎosī女青年穿越异世成为天下第一女王爷会遇上什么?美男子?财宝?天才宝贝?no,是无穷尽的追杀!追杀也就算了,怎么又凭空多出来了个夫君?这老皇帝又是几个意思,要把七皇子赐给自己?天下第一富商?妙手神医?哦,寡人有疾,寡人头痛。…………………………………………有人说:“肖淡淡,若你想为王,我愿手捧玉玺,永世为臣。”有人说:“肖淡淡,你到底有没有心?”原来,曾有人愿意用整个江山来换她一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笑什么?”

突然眼前亮光一瞬,竟然凭空出现两人,一人英姿华冠,一人儒雅温和。

而出口问我的,正是前者。

还没等我回答,他居然已经闪电般围着我转了一圈:“卧槽,原来你就是那个shabi!”

对待疯狗,就应该比疯狗更疯狗:“***,你才shabi,你全家都是shabi!”

可惜,我莫名其妙的既不能动,也不能出声。

……可他的眼似乎带着透视功能:“疯狗?shabi?卧槽!阎王那shabi都不敢骂我,你胆敢骂我!”

我很无辜:“我没骂你啊!只是在教一条疯狗做人。”

如果他的心肝是气球,估计此时我能够清晰地听到很响亮‘嘭嘭嘭’的爆炸声。

但是……阎王?‘蘼荼殿’?本王?这又是什么意思?

“哈哈!”很不合时宜的笑声,那嘴脸,得瑟又得意:“小鬼,想不明白了?”

我瞪着他,却是那儒雅书生笑着走上前来:“是姑娘阳寿未尽误入了冥界。”

误入冥界?

好吧!我路痴果然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儒雅书生继续道:“姑娘放心,我们会送姑娘回去的,当然,这儿发生的一切,你醒来后也不会记得。”

“跟她废话那么多干嘛!”那自称本王的人勾起唇角,笑得邪恶。

我隐隐有种不好的念头。

果然……

“看我猛虎射门……”一个拳头朝我捶来。

“不许打脸!”可我还没来得及强调,便觉得自个已经以流星般的速度飞了出去,只听得儒生惊叫了声:“殿下!!”

“卧槽,方向偏了。”

……

“呃!”头好痛,全身都像要烧起来一样又热又酸,想睁开眼,可眼皮重得我压根撑不起来。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温热柔软的东西扫过我的脸,留下一片清凉。

那片清凉很让我贪念,不负所望,它再次让我感受到了,它顺着下颌骨,滑到脖子里,然后再往下……

等等!往下……就是我的xiong啊!

难道是流氓?采花大盗?

自卫的力量果然是无敌的,我奋力睁开眼--

小白狮已经完全进化成哈巴狗模式,正趴在我的胸前眼巴巴地瞧着我。

流氓呢?

“滴哒!”一滴水毫无预兆地落在我脸上,然后顺着前胸开始往下淌。

……我凌乱了。

口水!口水!这哈巴狗到底在我脸上流了多少口水?

似乎是看到我醒了过来,哈巴狗眼中狼光一闪,猛地朝我扑来,然后……伸出粉嫩的舌头使劲舔我的脸。

呜呜呜~我想哭~

“哈哈哈!”有人在笑。

我偏转头,这才发现原来房子里还有一个人,他正坐在离床不远的桌旁,一身蓝白衣裳纤尘不染,他左手捏着酒杯右手握着酒壶,一派闲然,夕阳金色的余晖透过窗格子洒在他身上,梦幻般超凡脱俗。

而更吸引我的,还是他的脸,那是一张比英雄派的美人不差上下的俊脸,虽美,却不阴柔,看起来如朗月般浩然。

“我美吗?”他的鼻子眼睛在我眼前放大,声音魅惑般好听。

却与我沙哑黯淡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美!”

“那你有钱吗?”他坐在我床前问。

“……没有。”我呆呆地摇头。

我看到他嘴角抽了一抽,脸上美美的笑容开始冻结,然后,他在床前直起身子往桌边走去。

走至一半,忽又折了回来重新坐到床前,脸上还是美美的笑容:“姑娘,姑且不算我救了你一命,单从前天晚上你昏睡到现在,咱这房钱就是三两银子了,还有你的伤,请大夫的钱,那就是四五两银子,还有吃的喝的……”

瞬间秒懂:要我出钱!

可是穿越的老剧本不该是先来个帅哥,再来场风花雪月,再来个找死的反派,然后杀反派,最后ooxx,造出个天才宝贝吗?

怎么到了我,一出场就是要钱?

我有些懵:“你认识我?我认识你吗?”

“不认识。”他答的非常干脆,我被雷的非常彻底。

我要疯了:“那你把我弄来干嘛?”

说好的师兄救师妹,竹马救青梅呢?

“路见不平,当拔刀相助。”他扬眉,很是豪情万丈。

我踩着他的豪情万丈,睥睨他:“你是缺钱吧!”

先是‘大义勇为’地救我,接着又用美色来‘媚惑’我,却企图让我掏腰包,这赤luoluo的诈骗啊!

这场面让我瞬间想到一个词--衣冠禽兽。

他想要钱也就罢了,还一副正人君子大义凛然的模样,真是老天瞎眼,白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不会人品也不良吧?

低下头,还好,还是那套紫色衣裙,系带未解。

算了,我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现在,还是把环境弄清楚比较重要,不然这次没死绝,又来一次生死较量,我也是够够的了。

“与我有关吗?”他眨了下眼,又思索道:“哦!好像是有那么点关系,不然你欠了钱又跑了,我还真没办法?”

“……”

“所以……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萧淡淡!不,那都是以前的名字。这副躯体明显身份不凡,可是我又从哪得知她的名字?

还有,要杀她的人是谁?

要救她的又是谁?

在这个社会中她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还有这个衣冠禽兽,真的就只是突然出现,来讹钱那么简单吗?

我警惕地将他望着。

却看到他回以鄙视的眼神:“我只是顺带赚点酒钱罢了,你用的着那么小气吗!真是财奴!”

说话间他已走回了桌边,呡了一口酒继续道:“我只是路过,看到两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觉得有趣,所以就顺手把你带来了。”

卧槽!一句话将我头脑瞬间轰然炸开,热感再次席卷而来,眼前一个‘禽兽’……两个‘禽兽’……多个‘禽兽’……最后归于黑暗。

“呀!又发烧了!难道是我采错草药了?”

救命的草药你也能采错!!!你玩我是吧!

昏迷的前一刻,只觉得有千万只CNM在心底奔腾而过。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迫的,身上似乎发了汗,也不热,倒格外舒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