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相天女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7:35

神相天女 连载中

神相天女

来源:落初 作者:小狼苏西 分类:言情 主角:师尊九霄 人气:

《神相天女》作者:小狼苏西,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师尊九霄,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这是一篇很正经的女强非言情风水文。平凡农家女虞夏自小便觉得自己有些异常,脑子里总是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什么是阴阳?什么是寻龙点穴?什么是九宫八卦?上古神兽灭世邪灵竟然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一脚踏进玄门,虞夏眼中的世界变得不一样起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虞秀荷圆脸大眼,眉毛秀淡,皮肤白嫩,脸上永远都带着三分笑意,这样的人最为和善,总喜欢为他人考虑。

虞老爷子肤色偏黑,上停偏高,眼睛半睁,这样的人最为精明。

祖母高氏两腮略宽,鼻头带肉,下巴偏短,这样的人没什么主见,只会稀里糊涂过日子。

这些人的性格特点十分明显,对比相法来看十之九中,而其中最有意思的当数大伯虞大全的面相了。

虞大全穿了件青色长褂,是读书人爱穿的样式,布料跟虞贵身上那件衣服一样,是金沙棉布,一匹得要卖到五百文钱。

这青色上色极好,布料也轻逸,加之虞大全虽然已到而立之年,但是皮相不错,属于斯文俊俏的长相,不知道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个文雅的读书人,而不是虞大有这样粗鄙的农家汉。

此时虞大全正在考教虞贵学问。

“你可知道你名字中的贵字是何由来?”

虞大全读书二十余载,虞贵从小耳濡目染,肚子里倒是有些墨水。

“贵,就是富贵的意思,过比大多数人好的日子。”

虞大全点了点头,抚了抚刚留了一点儿的“美髯”,又摇头晃脑道:

“你说的没错,但是并不全面,贵,尊也,是一个人身份地位的象征,周礼有言,‘爵,以驭其贵’,意思是说授予爵位的权柄,以使臣尊贵。礼记又言‘所谓贵贵,为其近于君也’,意思是‘尊敬贵族,因为他们接近君主’。”

“人上人才能称为贵,那么咱们普通老百姓该怎么成为人上人呢?那就只能靠读书参加科举,等你爹将来考上举人,就是官身了,到时候咱们一家可就能吃上俸禄了,那可是皇粮。”

看着虞大全自得的表情,虞夏偷偷笑了。

因为虞大全印堂中间有个细微的凹痕,从面相上说,该位置对应官禄宫,有凹痕就意味着官禄气运受损,所以虞大全说他将来能考上举人混个官身,那是不太可能的。

同时他的鼻翼有颗痣,是漏财之相,不过虞大全鼻梁丰挺能保财,哪怕漏财,倒也不至于穷困潦倒,但要“富贵”,那就困难了。

而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虞大全奸门微陷,说明夫妻生活不和顺,偏偏还长了颗外形圆润色泽纯粹的痣,是命犯桃花的面相。

虞夏想着刚刚大伯母缪氏的刻薄面相,这两个人夫妻感情好才怪了,不过现在虞大全的桃花煞只是刚有迹象,离发作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虞大全跟儿子显摆完学问又把话题转到了虞贤身上。

“小贤啊,别看你现在小,该启蒙读书就该读书了啊,你大伯我可是三岁就开始背诗了,你阿贵哥也自小就受我教导,比一般孩子强多了,要不是这臭小子资质太差,我倒想让他跟我一块儿报名参考了,到时候父子秀才,那才叫光宗耀祖。”

“大哥二哥,我这次来正要和你们说这事呢。”

虞秀荷笑呵呵地接了话,“我们村的东虞族学,现在又愿意收西虞的学生啦。”

果树村有一半的人都姓虞,据说这个姓是个古姓,传承自舜帝。舜帝有号称有虞氏,故舜帝又称虞舜,是虞姓人的始祖。

这个说法不仅是果树村,很多虞姓的村落都认为自己是舜帝传人。

传承当然早已不可考,但不可否认虞姓是个大姓。

果树村东面的陇河村村民大部分也姓虞,但两村的虞姓并不同宗,为了区分便称为东虞和西虞。

相比之下,陇河村的东虞无疑更为富庶。

陇河村南坐落着一户进士第,据说为金坛县第一位进士虞贞运所建,进士第前后三进,坐西朝东,简洁大方,整齐典雅,木窗棂雕刻细腻。

虽不及权贵宅邸,但放在金坛县下面的小乡村来说,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了。

现在的东虞族学也是进士第虞家出资办的,请了好些位十里八乡有名望的先生。

东虞虽然祖上挺荣耀的,但是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所以逐渐的从族学开始慢慢地吸纳同村的外姓学生,以收取束脩维持族学的一应开销,但是西虞的适龄儿童却一直被排除在外。

东虞西虞同为虞姓,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的虞舜传人,一直以来都没少掐架。

早年虞老爷子还小的时候东虞西虞关系倒是亲近过一阵儿,东虞族学愿意接受西虞的孩子进去读书,虞老爷子的秀才爹的私塾才被迫关了门。

不过后来两宗又闹掰了,所以果树村虞姓的孩子便再没了读书的机会。

虞大全也总抱怨,假如他小时候有机会去东虞族学念书,他现在绝对不可能只是个童生。

现在东虞族学对西虞开放,确实是件足够让人振奋的事。

陇河村南,有一户人家,白墙黑瓦,朱门高大,上面悬着一块乌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进士第”三个大字,匾额四周雕刻着蓝色的如意祥云,端庄醒目。

门旁两尊威风凛凛的石狮子,显得尤为气派。

杨翠莲带着姐弟三人在门外徘徊,门房见他们四人探头探脑的,出声喝道:

“干什么的!”

“请问虞氏族学怎么走?”

杨翠莲丝毫不在意门房的态度,陪着笑脸问。

门房甩了甩手不耐烦道,“你转过去往前然后往北走,那边有个侧门,虞氏族学从那儿进去。”

进士第虽然曾是高门大户,但无奈后人再也没有出类拔萃之辈,一代代逐渐落没了下来。

虞氏族人一心想要培养族中子弟希望他们能重振门楣,但办一个族学实在是压力过大。

除了接收附近外村儿童上学之外,从进士第隔出一个西院来用作族学的学堂,也是他们节约成本的做法了。

沿着西墙走了百十来步果然有个侧门,比起正门的气派侧门就简陋了许多。

一扇黑漆的木门,门边一个小小的门房,虽也是白墙黑瓦,但颜色显然比其他院墙亮了许多,显然是后修的。

门房里坐着个看不出年纪的老头,正眯着眼睛悠闲地抽着旱烟,听见声音慢吞吞撩起眼皮,懒洋洋问了声:

“何事啊。”

“老人家,我们是果树村来的,想送孩子来学堂上学。”

老头眼神扫过杨翠莲身后的三个孩子,目光在虞夏身上落了落,又闭上了眼睛。

“进去东厢房左起第二间找宋先生就是。”

见他们进了院子,背影消失在草树后面,老头似是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句:

“明珠蒙尘,倒是有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