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半妆江山半为君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3:14

半妆江山半为君 连载中

半妆江山半为君

来源:落初 作者:林里寺 分类:言情 主角:太妃商启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林里寺的原创小说《半妆江山半为君》,主角太妃商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于熊熊业火中重生的公主,为报亲人之仇,掩女儿之身,以胞兄之名登帝王高位。外戚强权,太妃狠辣。但,只要有那个人在身后……“我说过,帝王之路是血染骨砌而成的,既选择了,就收起你的慈悲。”“太子年幼,由本王代为摄政。”“皇帝太过仁慈,便是无能。”“商启,你究竟藏着什么秘密……”最后当尘封多年的真相浮出水面,当她的世界黑白颠倒,善恶不分,当所有她爱的,爱她的人都一一离去,当她的精神支柱彻底崩塌……“楚依安,其实我们都该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流光眼底闪动的狡黠光芒,商宴只得无奈摇头。

这几天,她算是彻底见识到流光撒泼的本事了,不过那些世家小姐是不敢往她床上爬了,倒省了她不少麻烦。

“陛下和皇后当真是感情深厚呢。”

纳兰榭戏谑的笑望着她。

“纳兰公子见笑了。”

商宴得体的微笑着,不知为何,对于纳兰榭,她似乎总没什么脾气,大概是因为纳兰榭云游了多年,身上有她向往的干净味道吧……

正在说笑中,一袭玄色锦袍的楚依安走了进来。

一时间,亭中仿佛凝聚了一股压迫性的气流,方才还抿嘴偷笑的宫人太监全都敛声屏气的低下头去。

楚依安毫不在意突然冷淡下来的氛围,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纳兰榭,最终定格在商宴望向他的澄净眸子上。

这孩子,总是那么信任他……

“陛下,”

楚依安面色清冷的开口,直奔主题,“过几日便是三年一度的南山狩猎,届时许多王公贵族,世家子弟都会参加。”

说着,楚依安一顿,凤眸微眯,“南阳候也会去。”

商宴一怔,以往的狩猎楚依安都以国君年纪尚小,不可涉险为由推掉了,武将们虽颇有微词,却也不敢违背楚依安。而今她已经十九岁了,再推只会让朝臣认为国君无能,倒给了萧氏把柄。

只是,陈家一直虎视眈眈,她又刚夺了陈恪侯爷的爵位。

陈固性刚,一定会有所动作,此去,恐怕凶险万分……

商宴尚在思量,纳兰榭已换了一副风流公子的嘴脸,“听说南山狩猎女眷也可随行,如此好玩的事,又岂能错过呢?对吧,玄亲王?”

商玄一怔,随即朗声笑着拍了拍纳兰榭的肩膀,道,“我说一向风流的纳兰公子怎么这次在奉安待了这么久,原来是早有图谋啊……怎么,是想去见哪家的小姐吗?”

纳兰榭只笑不语,意气风流,让陈娇娇也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一时间商宴竟也觉得轻松了许多,流光暗中将手覆在商宴的手上,粲然一笑,低声道,“别怕,我陪着你。”

出城那日天气很好。

兵甲整齐的排列出几里,禁军跨在高头大马上护卫左,浩浩荡荡的队伍中间夹杂着贵族女眷的马车,一路香车宝马,锦旗飘扬。

六匹汗血宝马拉着的龙撵上,银铃叮当作响,商宴躺在贵妃塌上,百无聊赖的掀开帘帐查看外面的情况。

如履薄冰的当了这么多年皇帝,这还是她第一次外出狩猎,心情不由大好。

眼前不再是错落高低的瓦红宫墙,而是郁郁葱葱的茂密山林,不时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商宴趴在檀木窗棱上,听着鸟雀扑棱的穿过树枝,惬意的眯着眼。

却听一人打马靠近,商宴睁开眼,一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正灼灼的盯着她。

纳兰榭穿着一身白色的劲装,微醺的阳光下勒着缰绳笑的肆意张扬,这笑容仿佛和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叠在一起,让她一下子晃了神。

“陛下你这样看着我,莫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纳兰榭薄唇轻启,一脸暧昧之色。

“胡言乱语!”

商宴稍显慌乱的呵斥道,气愤的掩上帘帐。

这样轻佻的纨绔子弟,她怎么会觉得像他呢?真是疯了。

被呵斥的纳兰榭也不恼,用力一抽,驾马驰向前方,俊美的脸上笑意愈深。

又脸红了呢,真是有意思。

撵内熏香袅袅,商宴倒也懒得和那人计较,目光一转,却见流光卸了以往繁复厚重的皇后服饰,只着一身红色轻装,俏生生的倒没了宫里那副剑拔弩张的悍妇模样。

这么想着,商宴不由轻笑起来,流光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插着腰道,“好啊你,竟敢笑话我!”,说着便张牙舞爪的扑到塌上去逗她。

“别,流光,痒……”

正玩闹中,帷帐一掀,一人逆着光线走了进来,溯雪清冷的垂首,“王。”

流光赶紧起身退到一旁,俯身行礼,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楚依安一双凤眸直望向商宴,淡淡道,“身子好些了吗?”

商宴登时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流光瞧她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不由轻笑,“昨天还痛的死去活来的,今日要好些了。”

“嗯,那便好。”

楚依安望着目光躲闪的商宴,眼神里竟有了一丝温度。

“多加注意休息,一会儿场上之事,能免则免,不必强求。”

商宴不说话,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流光毫不留情的笑出声来。

见楚依安转身出去后,商宴又羞又恼的拉过锦被盖住头,丢死人了……为什么狩猎的时候偏偏葵水来了呢?

商宴记得她第一次来葵水是在朝堂上。

临近退朝,她看着龙袍下摆渗出的点点红色,吓得不知所措。

小福子毫无察觉的高呼退朝,她却仍定定的坐在那里,不知是急的还是痛的,小脸煞白,冷汗直流。

朝臣议论纷纷,商宴咬唇,求助似的望向若有所思的楚依安。

陈国公欲上前查看,斜地里却突然杀出一刺客,长剑直指她眉心。

朝臣混乱,高呼护驾。

楚依安足尖点地,一个跃身将她护入怀中,长剑划过他的臂膀,血溅了商宴一身,染红了她的龙袍,御前侍卫拔刀上前,刺客却已被楚依安一击毙命。

楚依安一把将她横抱而起,冷冷的睨了群臣一眼,被划破的袖袍上,鲜血汩汩而出,

“退朝。”

那是楚依安第一次抱她。

商宴小小的一团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刺客也是皇叔的暗卫。

她这条命,背负的冤孽太多了。

不知行了多久,队伍终于停了下来,商宴早躺的腰酸背痛,在溯雪搀扶下迫不及待的下了撵。

车马停在一片宽阔的草场上,远处围着禁军的帷幔,重兵把守,更远处是一片片密林重山,那便是猎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