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神难求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1:00

一神难求 已完结

一神难求

来源:落初 作者:燃尽狼烟 分类:言情 主角:凌红光 人气:

《一神难求》是燃尽狼烟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神难求》精彩章节节选:她是根正苗红的军三代,  她是宇内唯一的契约师,  她也是半颗陨魂精魄与一缕残魂凝聚的异世灵魂,  她是众人口中万年来的唯一变数,  她也是传说中会让天下结束太平,诸方争斗开始的契机。  当她华丽为国捐躯,穿越重生至异世,到底是天道使然还是变数横生。  且看她如何一步步攀上洪荒宇内的巅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直站在边上的稳婆,面上有些难色,思量片刻,终是福了福身子,说道:“本来夫人已经没了力气,很是危险。就在那时,屋里突然有一股很强的威压,老奴和丫鬟们倾尽修为抵抗,可心里也更担心夫人。谁料,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团红光,照在了夫人身上,这才平安产下小姐。”

“红光?可是飞出了窗外的红光?”夜子凌蹙眉,和那团红光有关系吗?而方才的威压,应该是来自巨兽。

“额,应该是,夫人产下小姐,那团光就飞了出去,只是眨眼的功夫好像又飞回来了,还···还飞进了小姐体内。”

稳婆犹疑着还是如实的回答了,没有一丝的欺瞒。她心里打鼓,这诡异的现象,不知是福是祸,她此刻如实回答,也不晓得是对是错。

夜子凌沉思片刻,吩咐稳婆对此事要守口如瓶,再三嘱咐后,才让她下去。这事尚不明确,况且夜家现在处境堪忧,还是不声张的好,免得让有心人钻了空子。

“禀家主,管家来了。”外面的护卫出声打断了屋里的沉寂。

夜子凌吩咐Nai娘抱了小家伙下去,丫鬟也送夜紹谦回了自己的院子。他回头对床上的**轻声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待会再来陪你。”**会意,露出一丝微笑,随后闭上了眼睛。

夜子凌走出房间,来到院中的大堂上。

大堂之中灯火通明,上位只置放了一张椅子,它属于家主;而左右两旁的长老坐席全部空置,只有那管家躬身站立在一边,等着家主吩咐。

这管家已经服侍了夜家两代家主,在夜家地位颇高。只是管家为人谨慎,对夜家衷心,因而对夜子凌没有丝毫的不敬。

“等会下去,给今天服侍夫人生产的人多打赏些金币,也辛苦他们了。”夜子凌坐在上位,呷了一口丫鬟上的茶,缓缓说道。

“是,恭喜家主喜得千金。今后我夜家就有了一位小小姐了。”管家面上带笑,颇为开心的说着。

“嗯,最近可有老家主的消息?”

管家听到此话,抬起头来,眼神有些失望:“回家主,本来是已经有了消息,只是我们又晚了一步,没能见上老家主的面。”

夜子凌轻叹:“长老们可出关了?”

“回家主的话,再有半月,长老们就能出关了。”

“如此便好。有长老会在,夜家倒还不必如此的艰难。你去给今日来参加寿宴的家族下帖子,就说我夜家下月要为小姐做满月宴,以补偿今日待客不周之过,请他们务必赏光。”

夜子凌思索片刻,做出了这个决定。

“你下去做事吧。”

“是。”管家退下。堂中此时只剩下夜子凌一人,他静坐不语,眉头紧锁,面上满是忧虑。灯火的光影打在他年轻英俊的五官上,不见增色,反而显得憔悴疲累。

近几日与舒家的几次交锋,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却偏偏找不出幕后主使,而圣地中,也一直没有消息传来,这让夜子凌颇为焦心。

“唰唰唰”几道破空声响起,夜家结界外围悬空站立着几位容色俏丽的修士。看他们御空而行,灵力却不外散,修为应是及其高深的。

他们一行有五人,三男两女,服饰奇特,身上还挂着些装饰的铃铛,像是异族的散修。而令人震惊的是,几人手上都拿着仙器!这是些什么人!

宅内的仆从皆窃窃私语,面上布满了不安。几个身着土黄色杂役服饰的男子,甚至开始瑟瑟发抖。这巨兽神魂才消失,怎得就又来了强敌?

大陆上的武器也是分等级的,有普通的法器,有好一些的灵器,当然也有传说的仙器与神器了。只是这些仙器与神器是极为少见的。

当中一位眉间有颗朱砂痣的妖娆女子冷冷开口:“夜家小儿!还不快快把祸患交出来受死!”那苍老且略带沙哑的嗓音与妖娆的面容极不相符。

夜子凌一出大堂,心下便已知晓,这几人乃是罕见的强敌。看穿着修为,应当是不世出的散修一流。他眉宇紧皱,心中忐忑,这几人难不成是舒家请来的强援?

上前两步,夜子凌拱手抱拳:“在下乃夜家家主夜子凌,不知几位阁下来我夜家有何贵干。”

“哼!夜家小儿休要诡辩,圣兽神魂就是出现在此处,那乱世的妖孽也必然是你夜家中人。还不快快交出!”

这说话的依然是方才那位女子,看来,此人是这几位散修的头领。

夜子凌心下松了口气,不是舒家人,那就一切都好办。

“夜某实在不懂阁下的意思。方才那巨兽神魂也震伤了我府上好些人,而我夜家向来严谨持家,又哪里会有什么妖孽!”

夜子凌眸光渐厉,看向那领头的女子,语气有些冷然:“几大家族皆知,但凡圣兽之事,全权由流翠峰处理,几位又有何权力越俎代庖?清玄道长尚未来我夜家,几位却先来这里兴师问罪,莫不是以为我夜家好欺!哼!”

话音落下,在周围人的不安与惊恐中,夜子凌全身泛起一圈莹润的光泽。他手指飞速变动,结了几个古怪的印式,一片一尺长,半寸厚,上下两头呈圆润弧形的玉简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玉简出现之时,便释放出了浑厚强大的气息。灵力波动涤荡之处,腾起阵阵气浪,几步远的距离,彼此相视都觉模糊,像是隔着波澜微起的水镜。那威势,毫不逊色于之前的巨兽神魂。

“神器!”宅邸上空一发髻上簪花的年轻男子惊呼出声。他还从未见过神器,方才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他清楚的感受到下方的结界方才有些不稳。这神器之力,绝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他们早得到消息,夜家高手全数闭关,老家主外出云游。此刻又恰逢圣兽神魂不按天定时间出世,就说明那祸害降世了。他们本仗着修为高深,手有仙器,而夜家又只有夜子凌一人独撑的时候来除了那祸害,好在同道中扬名立万,得到神殿赏识。

谁知却杀出一神器,真真失策。

几人对视一眼,知道不敌,心有不甘。那领头的女子阴狠说道:“若你夜家真有那祸害,青玄道长也必不会放过。圣兽出世乃天定,自有规律可循。若是圣兽不按天定时间出世,那必然是传说中的变数降世。神殿早有预言,那变数是宇内的浩劫,若活着,必将掀起腥风血雨!夜家主也该掂量掂量,好自为之!哼!我们走!”

女子说完,颇为恼怒的挥袖御空而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夜子凌直到完全感受不到几人的气息时,方才放松下来。

“噗”!他一口鲜血喷出,身子晃了几晃,面色惨白。

“家主!”边上几名侍卫惊骇,还从未见过家主受此重伤。

“无事。”夜子凌虚弱的摆摆手,这玉简是他夜家留下的祖传之宝,乃危急时刻保命用的。不过威力实在霸道,依他的修为,只能勉强驱使。若不是方才情况紧急,他也不会贸然使用的。

变数吗?难道是···

与此同时,玉和北端有仙境之称的流翠峰上站立着一位老者。

他须发皆白,面上红润,眼神深邃,一身细麻青衣,腰间配一把坠黄色丝绦的宝剑。山风掀起老者的衣袍,猎猎作响,一身气韵,当真是仙风道骨。

这老者乃是不出世的御剑门门主,道号青玄。此时他正陷入沉思之中,刚才那异常天象,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他看见了圣兽的神魂。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尚坤。”

“弟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者的身后多出来一人。

“你拿着这识灵佩,去寻找圣兽的主人。切记,不可轻举妄动,一旦确认,就给为师飞剑传书,为师自有计较。”

老者掏出一块血红的玉佩,细看之下,上面竟有一巨兽的轮廓。

那叫尚坤的人接过玉佩,身形掠起,卷起几道风刃,顿时没了踪影。老者一声长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变数?

“师傅、师傅!死亡之滨有消息传来。”一个小道童急急忙忙赶来,冲着老者说道。老者一听,瞬间便消失在了山巅上。

老者进入祠堂,和死亡之滨的兽王互通了消息,得知圣兽已经出世,就想要赶着去和自己的徒弟尚坤汇合。

他现在百分百的肯定,那圣兽神魂的出现,是因为圣兽的主人出世,圣兽已经认主了。可就在他刚要踏出房门时,发现了异常。

祠堂中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不似人类,也不似兽类,倒像是魂魄。老者有些纳闷,哪来的不长眼的孤魂野鬼,敢跑到御剑门来。来就来了吧,还敢躲进祠堂里?老者循着气息,来到了祠堂里供奉神女的石像前。

祠堂中昏暗无比,更衬的其上方的牌位与神像诡异非常。堂中一缕残魂在石像前左右飘忽着,仿佛没什么意识。只是凶煞之气四溢,红芒耀眼,前世大概是惨死了。

这缺损的残魂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灵力波动极为强烈。就是因为这强烈的波动,才会让急着出门的老者发现端倪。

这残魂好似想要钻入石像中,只是这石像被布下了强大的结界,残魂的力量还不足以抗衡。魂魄每每碰到石像就能听见“噗哧”的声响,好像凉水扑上了烙铁,这代表着结界正在香噬残魂的灵识,而这对魂魄来说,应当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可这魂魄好似被下了咒一般,不计伤害的往石像上扑,老者感到狐疑,这石像中封着什么,整个御剑门只有他知道。难道这残魂也知道石像的秘密?

可是也不像啊,且不说他如今魂魄不全,难以接受石像里的东西,而且也完全没有意识,难道是石像在召唤他?老者手上运起灵力,莹润的白光照的祠堂中有如白昼,瞬间就盖过了那残魂的红芒。

他要把这道残魂先收起来,待和尚坤汇合,有识灵佩在手,一验便知。只是偌这残魂是正主,那圣兽神魂为何会出现在静和洲?

这残魂有些不甘被收,强烈的挣扎起来。只是和实力强大的御剑门主相比,他又弱小了不少。

白光与红芒相遇,眨眼间,白光就裹住了那团红芒,残魂只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老者很顺利的收了魂魄,正要将他封在自己的玉佩中,不想一股强大,纯正的灵力向那魂魄袭来,夹带着亘古的洪荒之气,厚重磅礴。

老者想要与之抗衡,谁知却不是对手,灵力探出,竟如泥牛入海,弹指间便被那强大的灵力抽翻在了一边,那道残魂也随着那股灵力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老者站起身来,灵识四散开来,竟寻不到那灵力的来处,心下有些吃惊。实力如此之强,难道是那个地方跑出来的强者?那个地方的人,又怎么知道这残魂的身份?

思索片刻,却没有结果,老者也不在去想。他摊开手掌,那里还残存着一缕灵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