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更新时间:2020-12-29 15:44:37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已完结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来源:落初 作者:青青杨柳岸 分类:言情 主角:古青舒青舒 人气:

新书《将门女的秀色田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青杨柳岸,主角古青舒青舒,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爹是将军,战死疆场。娘是名门菟丝花,对一双儿女不闻不问。弟弟瘦弱苍白,继承原主记忆的青舒自认趟不了京城的混水,退亲回归故里,开始过田园生活。谁知风波不断!她抄起扁担,姐不是好惹的!自此,她的悍名再起,名震乡里。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她如此,青舒更加厌烦她,但忍着没有继续发作,放缓了语调,“给我梳最简单的发髻,磨蹭什么?还不快点。”她要慢慢来,行事说话都要十分注意,省得引起别人的怀疑。

其实,以古府目前的情况而言,她倒是不必太过担心会被人识破。毕竟,前主的任Xing妄为和不顾礼教的名声在外,她不需要在人前扮演循规蹈矩的温柔小女生。目前,她需要防的,只有贴身伺候她,对前主Xing情了解甚深且满肚子坏水儿的小锁而已。

小锁毕竟是小锁,虽然听话地给青舒梳了头,但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怎么可以斥责我。

青舒垂着眼帘,直到将眼中的寒芒尽数敛尽,这才抬头,扶着梳妆台站了起来,吩咐道:“去传话,让管家媳妇亲自熬了药端过来。至于你,只管将我的早饭端来。从今往后,一日两餐你就在厨房和婢子仆妇一起吃,别再搞特殊惹来一堆的闲言碎语。”

小锁张嘴要说话,却对上青舒扫过来的冷眼,惊得她立刻微屈膝行礼,口称:“是。”

青舒收回目光,淡淡地道:“去吧!”

小锁一脸委屈地咬着嘴唇,退了出去。

青舒面上平静,心中却冷哼一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不紧不慢地绕过屏风,踏出内室,穿过外间,掀了门上的轻纱帘子,迈过门槛,站到了院中。她微眯了眼,举起手,展开掌心挡住射向眼睛的刺眼阳光,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舒服感,心情不由好了几分。

站了片刻,她觉得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后,拿开手,睁大水盈盈的杏眸,细细地打量四周的一切。她轻笑出声,虽然是一座落魄的府邸,但古香古色的景致一样不少,果然应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之言。

她看着院中的一草一木,盛开的花朵,漆有些剥落但依然坚固的木门木窗,没有丝毫损毁之处的青砖房舍与青砖墙,还有墙内点缀成风景的圆木栅栏,轻轻地叹息出声。

前主看不上的,她倒觉得挺好。有府邸可住、有丫鬟伺候,不愁吃穿,有个并不富贵却家境殷实的未婚夫在,原来的古青舒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那样糟蹋亲爹留下的好名声,糟蹋自己闺阁女子的名声,最后得了个十四岁便香消玉损的结局,何苦呢!

人啊,总是掂不清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心比天高,折腾来折腾去,最终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腾没了,何苦!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送给原来的古青舒正合适。

但转念一想,谁不想过上富贵的生活,做个人上人?只是,做人上人,过富贵生活,不仅要有那个本事,还要有一份能享受富贵的运气在。

在青舒看来,前主和她一样都是傻的。

她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嫁给大自己八岁的豪门公子,一直知本分地想要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只是她太单纯,太傻,将人心想的太简单,因此在婚姻中败下阵来。婚都离了,她还烂好人地去救曾经的便宜儿子,将小命给丢了,还不知道什么叫后悔。她苦笑:自己果然是个傻子,傻的没救。

而前主,五年来没有爹娘的疼爱与教导,寂寞中变得任Xing而爱幕虚荣,单方面地喜欢上京城贵公子,看不清那公子眼中的奚落之意,落入别人的圈套,和人发生口角,在推搡中落入荷花池把小命给丢了。

前主留给她的最后一丝意识不是恨那可恶的贵公子骗了她的少女心,而是怨恨自己的家世不好,没人助她成为豪门贵夫人。傻得让人哭笑不得,可气又可悲。

正在青舒出神的时候,自敞开的院门外有个妇人端了药碗进来。

“哎呦我的小姐,您怎么站在院子里?这要是晒坏了该如何是好?快,老奴扶您进去休息。”一个四十左右岁、长相憨厚、身形微胖的妇人,穿着下人的粗布衣裳,梳着最简单的妇人发髻,手里端着药碗快步走来,嘴里说着话,人已经到了近前,作势要扶青舒进去。

一打眼,青舒便根据前主的记忆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这是府上管家的媳妇,是她让小锁去叫的婆子苏妈妈。见苏妈妈听到她的传唤来的快,她心下满意,便微笑着摇了摇头,“苏妈妈,我没事,我自己能走,你还端着药呢!不要烫了手。”

苏妈妈立刻骂自己,“老奴真是老糊涂了,居然忘了自己在端药,还得由小姐提醒,该打,该打。小姐,今儿个阳光太烈,您身子还没大好,晒的时间长了不妥,进屋先喝药可行?”

青舒应允,“好。”前主对苏妈妈看不上眼,但她对苏妈***印象却极好。身为管家的媳妇,穿的连一个普通丫鬟都不如;身为管家的媳妇,即便前主从不给好脸子,却依然知本分地不改忠心,言语和动作间都透露了对自家小姐的尊重与关心。对困顿至极的古府而言,苏妈***表现真的很好。

古府人丁单薄,男主人战死疆场,女主人缠绵病榻不理事,小姐认不清现实爱幕虚荣,小少爷尚年幼,管家与苏妈妈两口子有心扶持主子,但主子不是当缩头乌龟的料,就是只顾自己穿金戴银的货色。在这样的情况下,管家两口子没有起歹毒之心卷了府上有限的银钱跑路已是万幸,是上天怜悯古府。

主仆两个一前一后地进了屋,古青舒坐到外室的椅子上,接过苏妈妈送上的药碗,一口气将药汁灌进嘴里咽下,然后立刻漱了口。即便如此,浓重的中药味儿依然在嘴里盘旋作怪。

苏妈妈收了药碗,“小姐,小锁姑娘端了小姐的早饭不知去了哪里,老奴这就去看看。”说完,她一下想起小姐平日对小锁的纵容与维护,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会儿少不得要挨小姐一顿骂了,便恭谨地低了头准备听训。

看苏妈妈这作派,承了前主记忆的青舒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温言道:“苏妈妈,以前我真是个傻的,什么都只看表面,生生错怪了真正对我好的人。去吧,让小锁动作快点,我这儿正饿的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