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武封神

更新时间:2022-05-17 08:03:41

剑武封神 连载中

剑武封神

来源:落初 作者:剑镜 分类:玄幻 主角:程成修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剑镜原创的玄幻小说《剑武封神》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程成修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中古大陆,强者为尊!茫茫异世,我有雷达!少年程成,意外穿越,立志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悬念叠起的战斗,波诡云谲的历练!看我如何颠倒乾坤,剑武封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成刚踏进云水宗山门,就被两个人拦住了。

其中一人正是孙奇,另一人就是他口中的张左成师兄,在外门弟子里排名中档。程成加入云水宗以后挨的第一顿打,就是此人所赐。

这伙人为了给自己凑钱买丹药和灵石,每年都会在云水宗新入门里的弟子里面挑选,选出最懦弱无能的和最有当打手和当小弟潜质的。

先派出一个人,把最懦弱无能的人暴打一顿,打服了,打怕了,然后让最有当小弟潜质的弟子整天像苍蝇一样盯着,榨取新生手里的每一锭碎银。

只有两类人他们一般不惹,一是资质极为出色的,二是家门背景过于庞大的。

人想出人头地,宗派也想出人头地。资质极为出色的新生,往往会被宗派长老看中,多加照顾,着重培养,寄望于这些新生成长起来能为宗派争光。他们不敢得罪长老,所以不去骚扰这些新生。

家门背景过于庞大的他们也不敢惹,谁知道会不会招惹来一个混元境的强者把整个宗派都灭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但是,云水宗毕竟是最低级的一级宗派,这两种背景的新生数量极少。

所以,云水宗里大部分学生,都或多或少经受过欺负和勒索,只是很少有像程成这样被欺负的这么狠的。

“师兄,程成这小子趁我和李冰天不备,暗中偷袭,将我们打伤,你可要帮我们讨回公道啊。”

孙奇指着程成说道,他可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如程成,只说是自己被偷袭。

“哼,没用的东西,这么个废物都收拾不了,给我闪开。”

孙奇唯唯诺诺地退后几步,屁都不敢放一个。

张左成冷哼一声,心中极度不满孙奇的表现。他刚刚请假外出探亲回来,正打算好好修炼,准备参加一个多月后的万刀堂试炼,却被孙奇拉到这里。

他本以为是这届新生里面出了什么硬茬子,结果居然是整个云水宗里最废物的程成。

“嗯?不错嘛,我还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反抗了,原来是突破到炼体境中期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在我面前嚣张了?”

程成的身体本能地打了个哆嗦,因为这个身体还保留着很多原来的记忆,对这个让自己挨了人生第一顿暴打的张左成更是印象深刻。

张左成已经半步跨入炼体境后期。他打算赶紧把程成收拾了,然后去买一些丹药,赶在万刀堂试炼之前完全晋入后期,这样也许能进入外门试炼前十名。

“炼体境中期是没什么可嚣张的,不过你不也是一样?比我早加入宗派近一年,境界却与我相差仿佛,如果我是废物,那你连废物都不如!”

程成心神紧锁,尽力克制住身体的恐惧,如果不能战胜自己的恐惧,只会一事无成。

山门之处人来人往,早就有人看到这里有争执,围拢过来。

“这不是那个受气包程成吗?怎么今天又要挨打?”

“另一个人是谁?”

“好像是叫张左成,修为不高,和那个废物程成一样也是炼体境中期。”

“原来是两个废物打架啊。”

程成苦笑一下,看来自己这受气包之名已经传遍整个宗派了,以后没准就到了“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地步了。

张左成脸色也是一变,程成这句话正戳到了他的痛处。他天赋很差,能半步跨入炼体境后期完全靠丹药,再加上围观者把他也看成和废物打架的废物,所以急于将程成一招击败,为自己正名。

“好一张尖牙利嘴,看我把你的牙揍下来,看你还能不能说!”

话音未落,他整个身体暴然前突,怒吼一声,单掌击出。

“看招,疾风掌!”

劲风超舞,掌影纷飞,这是以速度见长的黄阶初级功法疾风掌,掌速极快,令人防不胜防。

五道掌影夹着疾风直扑程成的双眼、咽喉、下体、两肋,无一不是人体要害之处。

疾风掌不以力量见长,所以必须瞄准人体的脆弱部位发动打击。

宗门之内不能伤人Xing命,但外门弟子互殴打成重伤,长老们也不会在意。

程成感到劲风扑面,眼珠由于受到风压,隐隐作痛,知道张左成在这疾风掌上也下了不少苦功,一掌打出五道掌影,掌掌挂风,至少练到了第四重。

程成的速度不如他,只能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疾风掌最大的缺点就是一掌化五,力量过于分散。

他向后疾退一大步,左手上提护住最脆弱的双眼,右拳没有任何花哨地一拳向斜下方推出。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

“翻波拳!”

张左成暗暗冷笑,这程成失心疯了,不去挡正面,却向地面出拳,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他的疾风掌本来是发九收一,留着一分力以防万一,见程成没有防备正面,连最后一分力也加上了,掌速加快,风声更厉,直扑程成。

翻波拳卷起的无形无声气流先是下沉,遇到地面,然后向斜上方反弹,地面上的尘土和砂石被嘭地一下吹飞,体积和力量瞬间暴发,就像海中的暗潮遇到礁石,化作滔天巨浪,向张左成席卷而去!

没有任何悬念,四道疾风就像四个小树枝被扔进大海,被一个浪头就冲得不知所踪。浪头卷走树枝,仍然余势未消,像一把大锤一样击在张左成胸口。

只有打向程成双眼的那道疾风因为最先发出,避开了翻波拳的暗流,啪地一声打在程成的左掌之上。

“啊!”

张左成的啊字还没喊完,整个人就被气潮打飞,倒霉的孙奇仍然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还站在张左成的正后方观战,又像保龄球一样和张左成撞成一堆儿,本来已经接好的臂骨又错位了。

围观人群本来像看两个白痴打架一样面露讥讽,看到这个场景,却不约而同有些惊讶。

“咦,这一拳有些味道!”

“这是什么武技?”

“这是黄阶初级武技翻波拳,我以前也练过,不过我记得好像没这么大威力呀……”

“看来是那个张左成大意了……能被废物打败的也只能是废物。”

张左成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连气带羞,哇地吐了一口血。

程成倒没什么感觉,只是瞪了那些围观者一眼,这些人嘴巴太臭。

废物不废物,不是用嘴说的,是用实力证明的。

他走到张左成面前,张左成抬起头看着他,眼中满是怨毒。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出手如此毒辣,每掌都打向我的要害,我给你点教训不为过吧?”

张左成眼中的怨毒变成了恐惧。

“你……你敢……我哥哥可是外门排名前三,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让你生不如死!”

程成叹了一口气。

“你哥哥外门前三,又不是你外门前三,你发个什么狠?”

说罢,出手如风,啪地扇了他左脸一个耳光,程成现在的力气即使是比起炼体境七八级的人也差不了多少,一耳光下去,张左成的左脸立刻肿起来了。

“我动你了,怎么着?”

程成微微皱眉,左半边脸肿起来,看着很不对称,于是又给他右脸一耳光。

“嗯,我又动你了,怎么着?”

“这只是开始,我还打算把你的四肢打断,让你躺在这里不能动,然后在你脸上尿一泡尿,你能怎么着?”

张左成的脸已经扭曲变形,他看着程成的眼睛,发现里面充满了平静,知道他不只是随便说说,吓得连连求饶:

“别……别这样,我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饶你?当初我刚入宗派,你在这山门前无缘无故将我暴打一顿时,我也求饶了,可你答应没有?”

血要用血来洗,多年宿怨即将得偿,程成的身体激动地微微颤抖,程成默默心想,告诉这个身体,我说过替你讨回公道,就一定会做到。

他抬起拳头,正待下手,突然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道从天而降,如同泰山压顶覆盖在山门附近,所有人,包括程成和围观人群,全都像被万斤巨石压在身上,站立不稳,只能趴在地上,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一个黑衣身影出现在山门前,谁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老迈的声音开口,声音如万钟齐鸣,把所有人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反了你们了?光天化日,居然敢在山门前喧哗,成何体统!”

“若是友宗来访,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赶紧给我速速退去,否则严惩不贷!”

说完,黑色身影消失不见,身体所受的万斤重压也消失了。

趁此机会,张左成和孙奇赶紧一溜烟儿跑远了。

“刚才是谁?好厉害的威压!”

“好像是大长老辛永浩,真元境的强者。”

程成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吐了一口唾沫。

“呸!大长老?尼玛什么东西!当初我在此受侮时不出现,现在就跑出来!”

他走进山门,暗暗记下了辛永浩这个名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