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尽陨空

更新时间:2022-01-27 21:30:48

无尽陨空 连载中

无尽陨空

来源:落初 作者:南宫忆飞 分类:玄幻 主角:奥义古老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南宫忆飞的原创小说《无尽陨空》,主角奥义古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斗转星移,岁月迷失。在亘古不变的天地间,唯有华丽的武学动人心弦,强者为尊的大陆,七芒帝星的记忆只源于传说。无限陨落的天空,只有未来向往明天。用那看似柔弱的双肩硬是撑起了将要塌陷的世界。  “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救世主。”  “懵懂的我,只为在刻骨铭心的时间里穷尽一生年华。爱我所爱直至地老天荒。”  -----冥王未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冥城的战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从遍地的尸体看,战争相当激烈。滔天火势犹如巨龙般香噬着冥城,远远望去一片火海。

“顶住呀,兄弟们。冥城是我们的家,虽然不知道是那些不开眼的家伙,我们就是死也要拔掉他们几颗牙,”

“对呀,这里是我们的圣地,我们要保护冥王和冥后,就是死我们也不怕,冥王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坚持就是胜利,兄弟们顶住”。

一个护卫的领头的大声说完身体周围便各自出现一个蓝色圆球将其包裹眉宇间湛蓝星石绽放里面的浪花印记如水般荡漾。此时他一头扎进火海于黑衣人厮杀起来。那些领头护卫竟都是异能者。还是星将级的高手,那圆球便是星罩,星将级别的能量守护。也是星将一级的标志。这种能量罩,不仅能增强主人的防御,速度,攻击,而且还能够更好的从外界天地中吸取能量,以补充主人体内的消耗,所以,几乎每名星将高手,在战斗之时,最首先的动作,便是将能量守护召唤出来。

随着冥城异能护卫的加入。黑衣人这边的异能者也与其对上了。这便是星陨大陆异能强者的法则,不能违背,因在异能世界里他们修炼天赋和时间的长短造就了强弱之分,他们将强者从低到高分;星灵、星将、星王、昊天、皇啸、帝灭、至尊、虚空、化无。共九个等级,每个等级有五个境界分;黄、玄、地、天、大圆满。区分境界的高低便是异能者之间的感应了。

星石因为有了变异体便有;耀阳、皓月、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天雷、玄冰。至于星决和星技在现代人眼里分为,原始级,普通级,上古级,远古级四种当然它们也分低、中、高三个层次,其中原始级和普通级在大陆比较流传。然而上古级和远古级就比较稀少了,因为它的强大不是原始级和普通级可比拟的所以太过神秘和诡异想要获得那边看自己的大机缘或加入宗派,或者大陆上流传已久的古老学院。

如果在以前人们都认为星决只不过是异能者于星之力沟通的桥梁罢了只要可以吸收星力可以打斗就可以了,主要还是看异能者本身的天赋和觉醒多少星石,就如冥王吧一人觉醒四颗星石与同级人打斗时两人消耗的力量一样,可是恢复力量吸收星之力时呢!四比一什么概念,打不死你也能耗死你!可是随着现代人类知识的更新更多人认为星决的好坏也同样决定人以后的成长。比如修炼上古级的星决的人,自然要比修炼普通级的星决的同等级的人要强上几分。一旦比试,种种优势,一触既知。其实星决并不是简单的沟通桥梁。只是现在的人大都忽略了。至于星技就是能吸收多大的星力所爆发的力量,你试想一下,同级比试一个人展现的星技吸收了他全部星力,对方展现的星技只吸收了他一般的星力那么对轰起来那个全部吸收星力的星技肯定比那个吸收一半星力的星技爆发的力量大。其结果我想大家都懂。所以说星陨大陆看重的不光星脉的传承。星技和星决高度同样重要。

再看那些黑衣人当中也不乏有异能者的存在。一时间星石与天空彩光四射绚丽无比。其余的护卫们有了这些话的激励仿佛打了鸡血一样,不畏生死的领头抵挡黑衣人的进攻,其实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们要让**者知道冥城威严不可侵犯。要知道这里可是他们的家呀!他们心中永远都有冥王的一句话,为了自己需要守护的东西死了没什么可惜的。对呀家都保护不了,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么活着有什么用呢。

冥城东方,一座城池内,个个门口都有许多来来往往的兵卫,看着他们严肃的表情,仿佛知道将有大事降临,正中心名为金殿,里面灯光闪烁,殿内坐着六人而面对他们的是一位老者,年龄看着大概六十上下,白发,白眉,国字脸古铜的皮肤,一身黑色麻衣,席蒲团而坐,闭着双眼两手放在大腿上,看上去十分随意。此人便是金城的城主金雷,下面在坐的就是金城的长老,他们都看着金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然而金雷还是那么平静,金殿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了,终于一位长老站起来说道,“城主,冥城现在身陷重围。如果我们坐以待毙,那么倾巢之下岂有全卵”。似乎这位一带头便引起了反应其余的长老也七嘴八舌的说道,“是呀,城主大长老说的对呀!

“我们不能忘了那场决战!

“冥王一脉对我们有恩”,

“小人做法有损我们的尊严呀!”一时间大殿便有了气氛,可是观那金雷还是纹丝不动长老们见城主还是不语便再度沉寂下来,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金雷终于有了反应,见他缓缓睁开双眼,“嗨”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这一次星脉觉醒,我们的孩子拥有的星石两个是耀阳、三个皓月。算上先天觉醒的总共三阳、三月。你们应该知道先天觉醒者对我们金城意味着什么。现在冥城的长老们已经孤立冥王。可以说是局势取代了冥王,要知道变异星石终归是强大的。而冥王的存在就是抑制这种强大,现在就是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我们强大的开始,不是吗?

“可是,其他三城要是出兵,那么我们岂不是孤立了,而且冥王的老丈人屠天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有冥王守护者的存在。待他们打败日月神殿,肯定会兴师问罪的,那时我们还发展个屁呀!大长老激动地爆了一句粗话说道。

金雷听到此话眉宇间瞬间一颗黄色星石出现通体黄光四射,看其中间一团火苗印记缓缓蠕动妖娆而又诡异。再看金雷的气势竟不断拔高一股浩瀚的威压四散开来,以至于各长老都低下了头不敢正视金雷。看到预期的效果金雷便收回气势认真的说,“金城不动,他城也不动。至于屠天和守护者他们有强者制约,而我们现在就等。说完便再次闭上了眼。

同时凤鸣阁内,侍女们忙忙碌碌,一会拿布,一会端水。她们围绕的中心便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位中年妇人,眉头上压着一块白布,她眯着眼,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她面带痛苦的表情,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红润,可依然挡不住她那倾世的容颜,鹅蛋脸颊,精致的鼻子,嘴唇微翘,露出几颗银牙,加上光滑细腻玉颈,便是浑然天成的艺术品。她便是待产的冥后,看来她的孩子很是调皮呀。阁外,冥王和将王翘首以待,虽然表面镇定可看他们那眉头紧锁便知道他们心急如焚,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近了,可见敌人快要来到了。漫长的黑夜,时间慢慢流逝,冥后的叫喊声也越来越大,听得冥王痛苦不堪。

将王看着冥王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弟妹一定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呵呵,你要当爸爸了,而我就要当伯伯了,又是一代人呀,看来我们要老喽。

“呵呵,”冥王翻拍住将王的肩笑着说“大胖小子,爸爸,伯伯”说完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不愧冥王哥哥,生死间谈笑风生,不惧生不惧死。奴家佩服、佩服”。此时阴阳人竟脚踏星莲的来到凤鸣阁外并娇滴滴的说道。

看到阴阳人的到来将王脸一沉便说;“冥王你进阁吧,外面一切有我。看我不打的他满脸桃花开,老子这辈子最烦的就是不男不女的家伙了。”

“嗯,大哥你小心点。”冥王看到当前局势一点也不拖拉凝重的看了将王一眼的说道。

就在冥王要离开时,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嘿嘿!冥王阁下凭将王一人还挡不住我们吧。”此时见那金袍老人也赶到了正好挡住了冥王的去路。

“进阁,”只见将王大叫一声便冲了出去,脚下星莲腾空出世看那能量的浓度竟要强过另外两人的。瞬间便出现在阴阳人和金袍老人前方。三人呈三角之势气势也不断增高,阴阳人和金袍老人的皓月、耀阳相呼应格外美丽,而将王的星石也毫不逊色只见棕色的星石闪闪发光的出现在眉宇中,其中一半是火红的雷电印记,另一半却是湛蓝的浪花印记,竟有与九天银河争辉的趋势。这便是将王的星石,先天觉醒土星星石,后天觉醒天雷和水星当看到将王的天雷星石时,金袍老人和阴阳人的脸上徒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反观将王依然翩翩君子的样子要有多迷人,有多迷人。

“月奴,末日。今天我将王就拦住你们俩了,怎么迪吧!区区皇啸玄境也敢来攻打冥城,我看你们是越活越回去了。”将王看着他们不忿的说到。

“将王,我们敢来就有所依仗我看你还是离开你吧,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存在恐怕今天你也只有陨落的结果。”末日一脸认真的说。

“就凭你们,我看这是不是太托大了,一个老不死,一个大**,要是我死在你们手中恐怕我的老祖宗都会气的活过来。而且我的十八骑你们听说过吧,十八诛仙阵你们还听说过吧,只有你们敢出手,我想结果,呵呵。你们懂得”将王玩世不恭的说道。

被将王这么以恐吓末日和月奴竟沉默下来了。他们明白自己的一身修为来之不易呀,如果就怎么挂了可真不甘心呀。看到这样的效果将王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心想还好这俩好糊弄,不然可不好打呀,现在自己哪还有什么十八骑呀。

“弟妹呀你快点生呀,我还要留着力量逃跑呢!未来乖孩子你可快点呀,要不然这次可就真就飞天了。”将王心里不住的说道。

就在局势僵持时,又一道星莲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星莲中心站这一个年轻的女人,那女人很精致,一身蓝袍,三千青丝直垂腰际,凹凸有致的身材给人无尽遐想。当星莲落入三人中间时边停下了,正对着将王。末日,月奴看到此女便一起拱手说,“恭候圣女。”将王听到圣女两个字时便收起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因为对面的女子带给他一丝危险的味道。圣女看着将王说“末日、月奴你们去找冥王吧,这里交给我。”

“属下遵命”末日、月奴再次拱手,说完便朝凤鸣阁飞去。将王看到此景大叫一声“尔敢”便急忙冲了过去。而圣女也同时释放星石的力量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天地竟能让全力冲刺的将王减小速度。圣女的力量可见一斑呀!

“将王你的对手是我,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皇啸地镜的力量吧”圣女再一次出现在将王对面说。

将王见圣女那么难缠手中便凝聚星力大喊;

“玄天土镜”,

“画地为牢”只见他双手一前一后各发一星技当看到土镜挡住末日和月奴的脚步时,一个转身便是对画地为牢的圣女一拳,其实将王的计划很简单只要暂时将圣女逼退一切好办,可是圣女是那么好逼退的吗?答案是否定的虽然圣女在牢里可一身星技岂是吃素的,当看到将王的拳头在自己眼里放大时,便喊道,

“皓月印”圣女说完便见她的手眼花缭乱的挥舞着,不一会手中便出现一轮满月就这样拳印相交。

“轰,隆。隆”

大地都颤抖起来,圣女退后几步地下一连串的脚印足有十公分,可见承受力量有多么强大。将王看到圣女后退便朝末日他们冲过去,因为末日他们被土镜阻挡将王瞬间就来到他们背后又是毫无花俏的一拳狠狠的砸向末日,再观末日正联合月奴合理破开土镜,突然背后阴冷,危险的气息在他心中蔓延,再也不管什么土镜和月奴了瞬间下降以至于将王的锁定消失,可是那一拳毕竟来到了他们身后,可怜的月奴背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扑哧”,月奴因为受不了那结实的一拳竟喷了一口血。短暂的气血沸腾竟叫月奴昏迷过去了。想想也是,将王皇啸地镜强者那一拳虽没有开天辟地的力量,也有力拔千斤吧,月奴那小身板不死也要少根筋断条腿啥的,没想到只是昏迷,看来月奴的肉身也相当可以呀。此时将王在凤鸣阁门前站定无比豪气的说,

“今天,要想进去,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凌厉的霸气直冲云霄,看的圣女不禁有些痴了,圣女心想要不是敌人该多好呀!想到这圣女赶紧晃晃自己的脑袋低声说,“我在想什么呢,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说到这圣女赶紧在月奴背后一拍,精纯的银色能量注入月奴体内,只见本来月奴那暗淡的星石竟缓慢的明亮起来,一会功夫月奴竟醒了过来幽怨的看了将王一眼,便不再理会,旋即盘腿恢复体力起来。末日也来到圣女旁边一脸警惕的样子。

“看来还是小看了将王,没想到他的肉身那么强大,三星觉醒果然恐怖。要不是冥后产子,冥王走不开的话,四星觉醒真不知道是什么概念。恐怕今天只有殿主亲临了,”圣女看了看末日凝重的说。

“现在我们怎么办要等吗?估计冥城的长老们快来了,他们可是早就希望冥王一脉消失的。末日阴狠的说。

看着这一动不动的局势,最高兴的就是将王了,他们不动。自己也可以恢复体力了。而阁内冥王已经来到冥后身边看着极其痛苦的冥后,冥王那就心的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至亲除了将王,就是现在的冥后了,风雨同舟数百年了,一直不离不弃。冥王缓缓蹲下双手握住冥后的手,回想着他们的点点滴滴冥王不禁落泪,可能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冥后努力的睁开眼,当看到冥王时,冥后眼里竟焕发光彩。她努力的要坐起来,可是却毫无力气她的力量都凝聚在胎盘里,那个小生命在疯狂的吸收着。现在就等他吸收完出世了。

“为了孕育这个生命,你辛苦了,和我在一起你吃的苦太多太多了,就在产子的时间里也是在战场上,你后悔吗。冥王满含眼泪的看着冥后说。

冥后仿佛用尽最后的力量说;“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说完便再度闭上了眼,在闭眼的那一刻,额头上的棕色星石闪亮出现土黄的沙粒印记在星石内漫天飞舞。

“看来,我们的孩子快要出世了,大哥你在外面要顶住呀!我以派人给岳父大人传信,希望来的急。”冥王握着冥后的手囔囔的说道。阁外此时的月奴已经恢复完毕三人一条线与将王对视着,突然天空烟花四射最后竟形成了,太阳和月亮的虚影。这是日月神殿的信号,将王看着那三人高兴的模样心里隐约感到不安,果不其然,就在天空的虚影消失时三道黑影出现他们脚踏星莲再连圣女三人将将王包在其中。当将王看清三人时不屑的声音响起“这不是冥城三长老吗,什么时候成了日月神殿的走狗了。日月神殿今天来犯冥城是你们的诡计吧,真是畜生,连孩子都不放过。***,当时真是不该留你们。

听到将王的骂声其中一个黑衣人不怒反笑道“呵呵,世上可没有什么后悔药,现在冥城皆掌握在我手,今天冥王一脉就此断绝。”说完除了圣女外其余的人好像商量好的是的末日和月奴分别左右侧步,三个黑衣人也同时侧步最后六人站一条线,将王看到他们的动作自己也小心起来,棕色星之力在手边环绕来应付突发状况,再看圣女六人他们有最后一个人双手凝力推向前方人的后背,前方人在凝力再推向前方人就这样以此类推。将王看此景双眼放大爆了一句粗话“我靠,不是吧,星力传送,***想搞死老子呀!”

虽是说话将王的双手也没闲着见他双手合十,额间星石光芒大盛。浩瀚的力量在将王手里聚集,而这时圣女六人的星力都已汇集在圣女身上,庞大的皓月之力在圣女的牵引下压缩在食指上方,此时圣女指着将王锁定便说,

“将王接我一招,月息一指。现!”

说完一条极细的光柱从圣女指尖发出。将王看着那诡异的光柱,一点也不敢小视。立马大吼一声,

“玄天土盾,现!”

吼完将王的前方出现了九枚土盾那土盾由黄沙凝聚泛着黄光,本该浑浊的黄沙现在看上去晶莹剔透其坚硬程度仿佛能阻碍一切。土盾刚成型便和光柱交织在一起,瞬间的阻挡在土盾中心溅起了火花,“咔,咔咔。”土盾的第一层先是细小的裂纹,最后向四周龟裂开来。“啪”第一层粉碎,“啪、啪、啪、啪啪啪啪、、、、”接着第二,第三,、、、、、、、最后一层还在坚守,“咔”一声最后一层竟然也开始龟裂,将王见状又加了一份力,只见那龟裂的土盾开始愈合。圣女看见土盾愈合也加大了力量,就这样双方都在压榨着自己的星力,时间缓缓流逝天空也泛起了鱼肚白,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时,末日的耀阳星力竟变得浑厚几分,末日猛地睁开眼额头的耀阳竟开始旋转起来天空中大量的星力被吸进末日的身体。随着星力的吸收圣女那枯竭的力量开始苏醒,只见她弯曲的手臂在慢慢的伸直。“扑哧”此时的将王竟吐了一口鲜血,看来是顶不住了。“咔咔”土盾又开始龟裂了,最后“啪”的一声土盾再也顶不住光柱的冲击粉碎了,黄沙漫天飞舞犹如尘埃缓缓落定时,将王的身体也倒飞出去正好砸向凤鸣阁的大门,“轰”的一声大门应声而倒,“咳、咳”将王反爬在门上嘴里吐血不止。巨大的轰鸣似乎干扰了冥后,冥后全身微微的颤抖着,冥王见状眉头紧皱火红的星石也悄然出现,只见那星石均分三份,最上方是金黄的铜尘印记,左下是木绿的翡翠叶印记,右下是湛蓝的浪花印记。这就是冥王星石,四星觉醒。只见冥王通体彩光不断,他小心的将一束能量注入冥后体内,随着能量的进入,原本颤抖的冥后也恢复了平静。见冥后安静后,冥王放下冥后的手放进被褥里,俯身在冥后的眉头亲吻了一下后起身对着众女说,“看好冥后,”说完便一个瞬移来到将王身边,看着全身破烂不堪,精神萎靡不振的将王,冥王心里一阵抽搐。反手一拍肩一股能量注入将王身体,一息间,将王像是打了鸡血般容光焕发。肩部一用力震开冥王的手掌,冥王收回手掌后,将王也站了起来,无奈的说,“他们六个真不好打,***,星力传送都用上了,要不是我的土盾厉害今天说不得就挂了。现在太阳出来了,末日那老家伙免不了一脸得瑟,看着就来气。怎么办要不联手先击退他们。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冥王看着将王说道。说完便站在将王前面,眼睛扫过圣女六人此时他们早已站在一排。当看到三个黑衣人时,冥王的气势瞬间拔高,身边的能量波动竟将将王震退半步,将王看到此景心里嘀咕说,“看来冥王飙起来了,那三个老家伙有的死了。”三息后,“嗨”冥王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三位长老,今天可是何意,你们可是冥城的人呀。怎么跑到敌营去了呢。如果你们回心转意,本王可以以冥王血脉起誓既往不咎。你们看如何!”

“呵,呵。冥王你也不用拖延时间了,你那老丈人怕是来不了了,你的传信兵正好给老夫看到,一个不小心给决绝了。”还是那个黑衣人笑着说道。

“***,你这该死的老杂毛,今天老子就是死,你也要去投胎。”将王看着那黑衣人愤怒的说道。刚说完就一个箭步来到冥王跟前于冥王并肩,相视一眼就解读彼此所想,冥王瞬移来到三个黑衣人面前,只见他大掌一挥手中红光忽闪一个巨大的手掌虚影出现,

“火神掌”

冥王吼完便对着那三个黑衣人拍下。圣女六人赶忙运用各自星技阻挡可还没有发出有一个声音是将王发出来的,

“玄天土镜,现!”说完,便看到六人中间的地面涌动一面沙镜将六人隔绝,圣女这边三人,那边三人。因为将王的精准,冥王那一掌硬是拍在那三人头上方,那三人双手举天抵挡着巨手,看他们痛苦的摸样,一定顶的极其辛苦吧。“扑哧、扑哧、扑哧”三人再也顶不住了各吐口鲜血。冥王见状大喝一声,“给我死来,”见那巨掌狠狠拍下,“轰”的一声,大地顿时狼烟四起,弥漫着各个角落。那三人生死不明。圣女他们看到倒吸了一口凉气内心很不平静,虽然他们很高估冥王了,可现在见那一掌决绝三个皇啸玄境强者,自己还是低估他了,现在的冥王恐怕皇啸大圆满了吧,旁边还有一个将王虎视眈眈,以至于他们都不敢往下想,心里萌生退意。他们都不是傻子,看着冥王那么强悍的战斗力,如果玩命的话,恐怕他们都要陨落了。冥王见那三人落败也没有乘胜追击,反过头来又是一掌不过这是对着圣女他们拍的。圣女三人见状脸色顿时苍白,立马远遁。三人非常狡猾分别往三个方向跑,一旁的将王早就蓄力以待,快速的在他们逃跑的前方挥舞着手掌大叫一声

“玄天土遁,分!”说完,三个盾牌精准的出现在三人的前方,正好挡住去路,此时冥王大掌以致,眼看就要拍在三人头上时。突然,一道棕色光柱从凤鸣阁直冲天际接着便听到

“哇、哇。哇、哇”孩子的啼哭声,“未来,未来终于出世。”将王听到孩子哭声嘴里囔囔道。

未来出世了哈,请你们一定要记住我们的未来不是梦,给未来一点爱吧,那样他才会快乐的成长,还有未来刚出世你们这些当长辈的不给个红包吗,票票拿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