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逆世重生:俗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1-13 20:33:26

逆世重生:俗女修仙 已完结

逆世重生:俗女修仙

来源:落初 作者:我本向明 分类:仙侠 主角:沈府 人气:

经典小说《逆世重生:俗女修仙》由我本向明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失业女青年在睡觉的时候穿越到小说里的世界。本打算既来之则安之。没想到却穿成了倒霉的弃妇。好在小说中的金手指恰好是她的嫁妆。从此之后她不再关心内宅小事,一心只想要提升实力。可是,当她得到了强大的实力才发现,一切都不是她想象的那般美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飞剑

十二月二十,皇子满月的那天,沈清灵接到请帖。参加完宴会以后。皇帝居然亲自陪同沈清灵进了皇宫宝库。她开始还感叹宝库如此大,宝物如此多。可后来发现这里都是一些凡物。虽然看起来很精美,可对她来说却没什么用。

皇帝看到她脸上的失望,有些尴尬。可为了展示他皇家的富有,又背着手说:“这个宝库只是外库而已。还有内库和密库。”

沈清灵差点儿笑出声,心想你怎么不说还有底库呢?

跟着皇帝又进了一个库房,发现里面的珍珠都是特大号的,玉石也都是大块的,还有一些她不认识的矿石。这个宝库比之前那个库房小的多,没一会就走完了。可还是没发现什么带有灵气的东西。

最后到了密库的时候,沈清灵终于发现了修士用的东西,一把蓝莹莹的飞剑。至于她幻想的储物袋和丹药却是没有看到。

沈清灵拿着飞剑把玩了一会,觉得十分漂亮。转头对皇帝说:“你要是没有别的宝库了,我就要这个吧。”

皇帝略显尴尬,但还是礼貌的笑了笑:“既然你挑好了,咱们就出去吧。”

沈清灵觉得这个皇帝还是挺绅士的,也冲他微微一笑。这个笑容是沈清灵前世职业性的微笑,能让人感到亲切。

可是,现代和大宇国两个时空毕竟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皇帝理解的是,沈清灵对他这样客气的笑,就是想疏离他,想跟他保持距离。心里不禁升起了不甘的情绪。

他身为九五至尊,人人都想跟他套近乎。只有这个小姑娘故意想要疏远他。大概就是因为他们仙凡有别,才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吧?

他也能看出这个小姑娘有种不似凡女的气息,自己的胞弟还曾觊觎过这个女人。可是在他看来这个小姑娘就是一个小孩,没有任何可以让男人一眼倾心的资本。所以他之前也没有太过关注这个小姑娘。

可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都和这个小姑娘扯上了关系,就连身边的小桂子都跟着她跑了。这不得不让他产生了好奇。

他也不是没想过那个道士是丞相府派来的,可是不管怎么审讯,那个道士只是一口咬定有神仙梦里指点。

沈清灵并不知道一个笑容会让皇帝想那么多,她完全沉浸在得到飞剑的喜悦中。空间里的剑诀她已经研究很久了,她此时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试炼一番。

再说她现在即将练气八层,应该也可以驾驭飞剑飞行了。幻想自己乘坐飞剑升空的场面,那该有多威风。

因为急着回去,出了密库,她也没有多做停留,早早离了宫。

回到丞相府,她高兴的进了空间。拿着蓝莹莹的飞剑爱不释手。忙找出玉简查询相关的内容。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柄高阶法器。正适合她现在的修为使用。

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修炼剑诀,并且练习驾驭飞剑。其实很多修士练气六层就可以飞行了,可是由于她前世有严重的恐高症。一旦高度超过两米,她就会头晕目眩双腿发软。后来学了轻功以后才得到缓解,上房翻墙什么的也不会害怕了。

但飞剑升空的高度,却跟上房攀墙不可同日而语。想要飞得快,最起码也要升到几十米高空才行。

可每每到了空中,她就会忍不住腿软,甚至有些眩晕。直到她的修为突破了练气八层,才勉强克服了这个毛病。后来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练习,她才可以自由的驾驭飞剑飞行。

最近她发现桂公公忙忙碌碌有些好奇。询问之下才知道,自己的生辰快到了,这么一算,她的生辰就在婚前两天。二月二十日生辰,二月二十二日大婚。这也未免太仓促了吧?

而且她的娘亲孙氏的生辰就比她晚一天,就在二月二十一日。这下她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两人性子差不多。原来都是双鱼座的。

想起双鱼座的优点:感情丰富、心地仁慈、不多疑、容易相信别人、浪漫、天真、清纯、温柔……

缺点:不够实际、幻想太多、没有足够的危险意识、情绪化、多愁善感、意志不坚定、缺乏面对现实的勇气、容易陷入沮丧不能自拔……

虽然星座之说她也不怎么相信,可是看过孙氏的性格以后,她觉得实在是太贴切了。

而沈清灵前世是狮子座,虽然多数时间在房间里面宅着,可在外面还是开朗的性子。和那什么天真、温柔根本粘不上边。

恰恰相反,她的性子有些敏感、暴躁。遇到生气的事情,马上就要发泄出来。

一旦发现人家不喜欢她,肯定第一个跑掉。绝对不会丢下尊严去求人家接纳。

更严重的就是主观意识太强、十分固执,对于不同的观点喜欢歪歪。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所收敛,但大体性格很难改变。就像孙氏这样的性子,她就十分讨厌。不但懒得去哄,还想亲自动手揍一顿。

可桂公公说,这次生辰她们是要一起过的,地点定在将军府。她万分不想见到孙氏,可是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好在所有的事情都由桂公公做主,将军府张管家协助。她不用操心。

生辰宴当天,来了不少夫人小姐。因为沈清灵是皇子师傅的身份,收到的礼物也比以往的贵重许多。再加上桂公公在皇帝跟前多年,人脉比较广。大大小小的礼盒堆了一屋子。

沈清灵只是用神识扫了一遍,发现都是凡物以后就没了兴趣。不过,凡是做公公的,似乎对于财物都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桂公公也不例外。看到这么多礼品,简直兴奋的无以复加。

出乎意料的,唐莺莺这个女主竟然也出现在生辰宴上。不过她是被桂公公叫来的。负责布置场景再加上排练节目。

这还是因为沈清灵无意中提起,说唐莺莺才华出众,很聪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像样。让桂公公尽量不要为难她。

没想到桂公公知人善用,给唐莺莺安排了许多事情做。不过这样也好。能够让这位喜欢出风头的女主当着众人施展才华,正好满足了这位女主的爱好。就算不能讨好这位女主,至少不会得罪她。

可是,正在宴会准备开席上菜的时候,一个干呕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疑惑的转头望去,只见孙氏此时用帕子捂着嘴,一双眼睛因为难受变的水盈盈。她云鬓乌黑,面若桃花。看起来就像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少妇。再加上今天盛装打扮,更加显得端庄温婉、光彩照人。

看到孙氏的表现,沈清灵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不动声色的放开神识,终于发现尚书大人沈文华被一个丫鬟带着,步履匆匆向着接待女宾的后院走来。

沈清灵大惊,连忙离开宴席,几个跳跃到了沈文华面前低吼道:“站住,你想过去让所有人耻笑她么?”

听到她的喝问,沈文华的眼神一阵阴郁,转而又换上了坦然的神情:“你娘亲已经有了身孕,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这个事情是瞒不住的,早晚都会公开。我今天来就是接她回去的。”

沈清灵顿时翻了个白眼:“你是故意的吧?早不接晚不接,偏偏在这么多人面前接人。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沈文华眼神有些闪烁,但又立刻恢复原状:“我能有什么目的?只是接你娘回去阖家团圆。我们早就是一家人,本应该住在一起。”

沈清灵看他的样子肯定心里有鬼,也懒得跟他废话。脚步微动,绕到他身后,举起小手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一个手刀。

沈文华只觉眼前一花,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漆黑的地牢。等了好一会,才适应了黑暗。

此时桂公公面带微笑的站在他跟前几步远,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再看桂公公旁边,有一张矮矮的长条桌案,在一盏油灯忽明忽暗的照射下,隐隐看到桌上摆着大大小小十几把铁刀,另外还有针线、剪刀、铜盆、棉布和一坛子烈酒。

看到这些东西,沈文华心里怕极了,虽然表面上还在装作镇定,但发抖的小腿和跳动的眉梢却出卖了他心里的慌张。

就这样僵持了两刻钟的时间,他终于绷不住,大声吼道:“我是当朝户部尚书,沈清灵是我女儿。就算她对我有什么不满,你身为她的随侍也无权对我怎样,快放开我!”

可是桂公公根本不理他,慢悠悠的坐在桌案前,拿起坛子把烈酒倒入空盆。然后把刀从小到大一把一把的放进盆里。又拿起长长的细针穿上一根白线,同样的泡在烈酒里。

然后捞起一把铁刀擦拭起来。一边擦还一边语气温和的说:“我主子说了,尚书大人多长了些物件,所以想法也就多了些。为了能让大人烦恼少一点,还是早早的祛除比较好。不过大人无需担心,针线我已经准备好了。肯定不会让大人有性命之忧。”

沈文华吓得肝胆欲裂,牙齿开始不停的打架。嘴唇哆哆嗦嗦的开始发抖:“你,你到底要怎样?”

桂公公只是淡淡的说:“我能怎么样?身为奴才当然为主子办事。主子让怎样就怎样,绝不会违逆主子的意思。大人放心好了,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太难受。”

沈文华彻底吓破了胆,大声叫道:“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快点放了我。我要出去!”

此时沈清灵拉着孙氏进了房间,强忍住怒气低声问道:“沈文华这段时间跟你说过什么?”

孙氏听到沈文华的名字,立刻羞答答的揉手帕,扭捏的说:“他问我怎么忽然年轻了这么多。好像当年,嗯,当年初见的模样。”

沈清灵听了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的说:“你怎么说的?”

孙氏有些心虚的看了沈清灵一眼,眼神闪烁的说道:“我说自从解毒以后脸色就好多了。”

沈清灵看她明显在说谎,再也压不住火,愤怒的吼道:“撒谎!我一心为了你好。你竟然出卖我。没了男人你就活不下去是吧?”

孙氏本来就心虚,被这么一吓,当即流下眼泪,小声的呜咽起来。

沈清灵气的不行,但也没有打孙氏。只是一掌拍碎了桌子。茶壶茶杯碎了一地。她也不理会,转头指着孙氏说:“你还有脸哭,沈文华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不过了。你还在这里装天真,自己骗自己。三十几岁的人了,你恶心不恶心?你是不是看我不死你就不舒服?”

孙氏一边哭一边摇头:“不会的,他也是你爹,他不会害你的。”

将军夫人本来想看看孙氏怎么样了,听到响声立刻走进来说:“发生什么事?”

沈清灵气的发抖,指着孙氏说:“就是她,暗中跟沈文华勾搭,如今肚子里已经怀了一个孽种。刚才要不是我发现的早,将军府就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她不光把自己送上门,还暗地里出卖我。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怕神一样的敌手,就怕猪一样的盟友。”

将军夫人听了她的话也很生气,指着孙氏吼了一声:“孽障!”

孙氏还想狡辩,被将军夫人一巴掌打在地上。沈清灵看也没看孙氏,对着将军夫人说:“把她看好了,我去看看那个尚书大人。”说完就向着地牢的方向走去。

地牢里,沈文华已经昏了过去。桂公公从桌案上拿起一张供词递给她。沈清灵一看之下更加生气:“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想返老还童。真是白日做梦!”

要说孙氏变年轻也是有原因的,第一她常年不操心不劳累,成天幻想美好的爱情。本身就长得年轻。

以前是因为她常年**神类的慢性毒药,脸色不太好。就显得年纪大些。喝了灵泉水,排出了一些杂质,皮肤细腻多了。后来解了毒精神也好了,整个人自然就显得年轻好几岁。

灵泉水虽然也有养颜的功效,可是却没有修士增长寿元的时候效果那般明显。

就拿孙智新来说,他也是喝了灵泉水的。虽然皮肤也变得细腻光滑。但年纪看着还是那么大。可如果他突破了,就会马上年轻个一两岁。

沈文华能够想到返老还童,主要还是因为她一下子变小了。如果是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变成二十岁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什么差别。但是如果十六岁的姑娘变成十三四的样子,就从少女直接变成了小孩。再加上她这副肉身本来就营养不良,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这样的效果太明显了。才引起了沈文华这只老狐狸的觊觎。

沈清灵想来想去还是不能把沈文华放走,但如果直接杀掉又觉得有些过了。毕竟这个男人是原主的亲爹。她用这副身子杀掉沈文华就等于弑父。在这个封建的古代社会,肯定会被那些老学究当作大逆不道的典型到处传播。所以她只能把这个祸害暂时关在地牢里,不让这个男人再出去搅风搅雨。

因为沈清灵和将军夫人都没什么心情再去应酬宾客,生辰宴会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依旧白天勤奋修炼,努力修炼剑诀。晚上虽然不在小佛堂那里练习武技,但她也不会跟徐子逸睡在一起。

尽管她不在乎徐子逸,但想起那些女人,她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不过她也没有做出横眉冷对的表情,两人偶尔还会在院子里切磋一下。

可徐子逸哪里是她的对手?每次切磋完了都一脸挫败。她却觉得徐子逸这个表情很有喜感,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

转眼过了两个月,沈清灵的修为顺利的进入了练气九层。因为入定时间越来越长,她决定闭关一段时间。

徐子逸自从那次之后,就没有机会和沈清灵在一起。心里猜测小妻子肯定是因为他收了那冬枝、夏叶那两个丫鬟,心里不高兴了。

可是仔细观察妻子的表情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除了不跟他同房,其他时候还是很和气的。心里不禁疑惑万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位小妻子。

但沈清灵却不想解释,她找了个借口又搬回了小佛堂居住,每天闭门不出,好几天才出来吃一次饭。日子久了,其他人好像淡忘了她的存在,只有桂公公每天按时按点跑去小佛堂送饭,风雨不改。

接下来的日子,徐子逸除了去任上的时候,每天早晚都会练习剑法。不过他一次也没有去过唐莺莺的院子。反而经常去三个丫鬟那里。

冬枝和夏叶从小跟他一起长大,他当然十分熟悉,除了最后一步没做,其他事情他们以前都没少做。

两个丫鬟从小就喜欢徐子逸,不管徐子逸让她们做什么过分的事,她们都觉得甘之如饴。

这些事情就算沈清灵不是故意,也会偶尔看到。心里不禁感叹,到底是高官家的公子,年纪轻轻就对女人如此了解,看样子很早就已经有女人。

这样看来,是不是说明那些言情小说里面高富帅男主都跟孙智新一样,修炼了童子功?

没过几天,她又惊讶的发现,孟氏将别人送给丞相大人的两个扬州瘦马送给了徐子逸。她十分纳闷,这次孟氏怎么就不怕儿子劳累了?

此时唐莺莺也没有闲着,她被桂公公安排管理沈清灵名下的产业。同时还给了她一个助手,就是以前在城南大街开铺子的高文康。

唐莺莺脑子灵活,做事大胆。高文康性子沉稳、行动力强。两人把沈清灵的产业打理得有声有色。几个月下来,也发了一笔小财。

桂公公看到沈清灵就立刻高兴的禀报了一番经营成果。可惜沈清灵对银子没什么兴趣。吩咐桂公公,给二人一些股份和分红,不要太约束,让他们放开手脚。

对此桂公公很是不满,他认为奴才给主子办事都是应尽的本分,根本不需要给什么分红,可在沈清灵的坚持下,他也只好照做。

八月中旬,沈清灵终于长了点身高,可是却依然没有一米六。好在身子比之前丰腴了一些,不再那么消瘦。

可惜她的修为到了练气九层大圆满的时候碰到了瓶颈,再也无法寸进。无奈之下,只好结束了闭关。

徐子逸很高兴,想要让她搬回去住,可是却被她拒绝了。她宁可自己呆着,也不愿意跟别的女人去抢一个男人。自己每天看看玉简,没事出门去江湖上逛逛,别提多快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